在這個歷史時刻探討歐洲的未來,經濟和政治層面都不可或缺。但本文專談經濟。

 

歐盟有二十七個國家,其中十七個自1999年元旦起改用歐羅(Euro),是為歐洲一體化一個重要的里程碑;但只統一了貨幣市場,並未同時統一各國的財政制度。

 

當時就有不少主張自由市場的學者反對此舉。理由有二,一是怕一些弱勢的歐羅國缺少獨立的貨幣後,失去調整外滙價格的自主性,應付不了市場上無奇不有的震盪;二則龐大的官僚系統必應運而生。如今證實,經濟學者不幸言中。若此,歐洲區能否擺脫目前貨幣市場的流動性困境、解決南方周邊國家的償付危機?

 

表一】是十七國歐羅區和世界其他地區最近二十年的經常賬數據。頭十年的1991-2000年,年均盈餘37.2億美元;接着的2001-2010年,年均盈餘更激增至243.22億美元。換言之,過去這二十年,對外不但有盈餘,而且激增六倍;歐羅區不但不缺資本,而且可以輸出。

德國是歐羅區最大得益國

 

不過,歐羅區作為一個整體對外的盈餘,掩蓋了區內北方核心國家與南方周邊國家的深層次結構性差距。【表二和表三】是歐羅區內赤字國與盈餘國過去二十年的年均經常賬。表內同時列出以美元折算的經常賬數據,以及全球有數據的一百七十個國家和地區按赤字和盈餘的排名(比利時缺少整個九十年代的數據)。

期間最重要的變化是,德國和奧地利由頭十年的赤字國,反過來成為後十年的盈餘國。其中德國更神奇地由頭十年年均赤字213億美元的全球第二大赤字國,一躍成為年均盈餘1394億美元的全球第二大盈餘國。

 

頭十年,德國部分因為東西統一後,為了統一兩地的價格,以1西德馬克等價取代東德馬克,經常賬赤字甚至大過西班牙、葡萄牙和希臘;但接着那十年,透過對原東歐地區外判生產和控制工資升幅,競爭力大增。十七個國家共用歐羅後,德國享有巨大優勢,最近這十年的經濟成長,幾乎都來自貿易順差增幅。由於歐羅區的貨幣政策幾乎完全是為了迎合德國低速成長和壓抑消費來作主導,其他歐羅國家也就要付出代價。

 

同期內,法國、意大利和愛爾蘭由1990年代的盈餘國逆轉為2001-2010年的赤字國。那又怎樣解釋這項變化呢?這二十年內,西班牙、葡萄牙和希臘的赤字也擴大了好幾倍,其中尤以希臘為甚。與此同時,奧地利由於在政策上緊跟德國,也由頭十年的赤字變成後十年的盈餘。證據強烈顯示,歐羅令德國得益,而區內的周邊國家受損。

 

那又怎樣解釋歐洲目前的危機呢?一種常見的看法是,歐羅區的周邊國家社會和政治制度失靈,淪為「大花筒」,與民風勤儉的核心地區差距拉大,故此沒有理由要德國來收拾殘局。

 

但這未能解釋,意大利、法國和愛爾蘭最近這十年為什麼也轉盈為虧,而希臘、葡萄牙和西班牙赤字大增;周邊國家「一向」揮霍,但為什麼在2000年後急劇惡化?德國又為什麼同期內轉虧為盈,而且盈餘的增幅勢不可擋?

 

事實上,這有另一種解釋:歐羅國彼此間的經常賬失衡來自共用一種貨幣,而且整個貨幣政策迎合德國的需要,犧牲周邊國家。拜這項失衡之賜,壓抑消費的國家就業有所增長;但若拒絕壓抑消費,就只能在增加舉債和增加失業兩害之中取其輕。但周邊國家改用歐羅後,無法控制貨幣政策;歐洲中央銀行利用超低的利率,代弱者作出了抉擇,令其債務激增。

 

此說無疑較為明確。若此,挽救歐羅,德國責無旁貸。為此,唯一的辦法是鼓勵德國人消費和投資,同時力度要足以扭轉經常賬盈餘。但歐洲央行必須採用擴張性的貨幣政策,此舉同時可以減少德資銀行為歐羅周邊地區的巨額債務撇賬;只有這樣,才能讓周邊地區恢復成長,賺取歐羅還債。

 

就歐羅國的難題,歐洲央行新任行長德拉吉(Mario Draghi)的建議很簡單:財政政策如果強硬也就是緊縮,貨幣政策應該寬鬆也就是擴張。即是說,兩者一寬一緊。

 

投資信心才是關鍵

 

如上所述,近十年來,歐羅區與世界其他地區的經常賬其實大致平衡。只不過區內的實質滙率與德國嚴重失衡,令周邊國家的對外收支逆差激增,陷入危機。只有待周邊國家重拾競爭力和經濟成長,問題才能化解。這需要時間。目前周邊地區的結構性對外赤字太大,難以自行達成融資安排。

 

就歐羅區周邊國家的問題,還要區分流動性危機和償付力危機。周邊國家的償付危機,源於龐大的財政赤字和日積月累的巨額公債,最終必須重組債務,同時部分寬免。對其增加放款只會延誤問題,導致連年滯脹,令其「破產」的威脅揮之不去。不僅希臘,意大利也必須重組債務。

 

歐羅區既然淨輸出資金,顯然並不缺錢;周邊國家借不到錢,原因是投資者擔心其償付能力。

 

換一個方式說,如果美國的加利福尼亞州出現償付危機,加州應宣布破產,重組債務。問題若在於流動性,出現短期的融資缺口,那應該向聯邦政府求助;也許更可能的是,請債主幫忙。歐洲的周邊經濟體亦應如是。只不過歐洲還有一個問題要解決:向外舉債時,應否視為一個國家?

 

歐洲如果像美國那樣,意大利作為歐洲的「加州」,也就沒有理由向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或中國伸手。但如果是不同國家的組合,則任何成員都可以向IMF求助,後者也大可以要求該國將貨幣貶值,作為貸款條件之一。歐洲現在的一體化半吊子,市場最忌這種模棱兩可的安排。

 

歐羅區不想放棄一體化的話,就必須挽救歐羅。各成員國應對區內的「加州」伸出援手。一體化縱然打一開始就是錯誤的選擇,但市場災難的後果更不堪設想。歐洲一旦再次衰退,全球經濟都難倖免。

 

各國債務共同承擔

 

這說到底是德國自找的危機,德國必須自行解決。方法是反轉政策,改用寬鬆的貨幣政策,準備承受經常賬的高赤字,即使拖慢國內經濟也在所不惜。

 

這也就是說,用歐盟全體(主要是德、法兩國)擔保的歐羅債券取代成員國部分甚至所有的主權債務。德國宏觀經濟發展評估專家諮詢委員會早就建議,成員國的債務若大於國內生產總值(GDP)的六成,超出的部分一律由歐盟聯手承擔。換言之,成員國只須承擔頭六成債務。這六成的利率即使高達7%,估計弱國也應付得了。而且,歐盟一旦為成員國的大批債務提供了擔保,利率應會回落。歐盟承保的部分將會分二十五年償還,用特定的稅收來支付。

 

短期而言,這應可大大紓緩危機。只要德國等國家的納稅人不抗拒多繳稅以挽救弱國,也不介意在主權債券上作高風險投資的銀行得以輕易脫身。長遠來說,由歐盟全體成員共同承保歐羅債務的話,需要對各國債務超過GDP六成的部分享有共管權,因為這部分債務須由全體歐羅國家承擔。

 

中國藉機發揮作用

 

這必然就有關的主權債券產生某種形式,至少是暫時性的財政聯盟。不少人已認識到,想要長期維持歐羅的話,財政聯盟必不可少。上述辦法是達成某種財政聯盟間接的途徑。

 

歐洲若無意繼續一體化,歐羅當會解體,而周邊國家幾乎肯定無法償還對德的債務。到時會出現兩三種貨幣。但危機尚未解決就恢復採用多種不同的貨幣,破壞力會很強。

 

不論如何抉擇,德國都是輸家,而且最後的抉擇並非完全由德國說了算。但時日無多,歐洲須盡早告訴市場她的取向。

 

中國在上次的二十國會議上取態正確。歐洲必須當機立斷,而在歐洲拍板之前,中國只會靜觀其變。中國為何要借錢給很可能無法償還的歐羅周邊國家?但如果歐盟要求中國借錢給德國實質擔保的基金,中國相信不會有太多的保留。若此,歐洲還須公告天下,決心維護歐羅,並且繼續推動歐洲一體化。

 

但這一來,歐洲又何須向中國求助?由德國借出可能也足夠。只不過把中國拉進來有利於本國政治,便於向納稅人推銷這個救亡大計,強調有外人承擔,可以分擔本身的政治責任。但中國近年活躍於全球,美國政府深感疑慮。歐盟想搞個平台讓中國參與,很需要點技巧。

 

中國應藉目前的危機,在全球金融上發揮更大的作用。中國是貿易盈餘國,為歐羅區融資符合本身的利益。美國也應當看出,讓中國在解決歐洲危機上發揮積極的作用,可藉此機會建立國際互信,對各方都有好處。但說到底還是老問題:歐洲必須拿定主意,繼續一體化,還是就此解散?

 

單靠財政聯盟是否就足以長期維持歐羅,長遠仍然存疑。一些弱國的經濟和財政收支賬目今後仍然會遭到衝擊,而且事前很難預見。這次的危機說明,共用一種貨幣的話,成員國一旦遭到衝擊,所須作出的調整遠較貨幣可貶值的國家棘手得多。除非勞動和生產市場顯著增加靈活性,而勞動力在成員國之間的跨境流動大大增加,這將會繼續是歐羅最弱的軟肋。但這不會是今天要解决的最迫切問題。

Share 分享到: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rint Friendly

此文章还有以下语言版本:簡體中文, 英語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