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三,本欄就梁振英先生、唐英年先生、周永新教授三位有關長者社會保障(社保)的建議,做了一個長遠的成本估計,發覺三個建議的支出均高於現行對長者發放的綜援(CSSA)和高齡津貼(俗稱「生果金」);故此,雖然包括經濟審查,但開支與時俱增,對加稅造成的壓力不小。

 

那麼,索性免除經濟審查,讓年滿六十五歲的市民不論貧富,每月都能收到定額津貼呢?今天就這種全民社保作上周同樣的估計,看長遠是否能夠負擔。

 

一如上周,本文假設:

 

一、往後的勞動生產力以穩定的年增長率上升。具體來說,假設工作人口平均實質GDP(本地生產總值)年增4%。

 

二、用兩種不同的人口預測作比較(香港政府統計處的預測截至2039年,聯合國的截至2100年)。這兩種預測均認為香港高齡人口的比重,將會在本世紀中葉達到巔峰;不同的是,聯合國預測的人口增長率低於統計處。

 

三、假設每月支付的高齡社保金額隨人均GDP的增長率定期上調,即緊貼生活水平的平均進度。

 

作了假設一和二後,我先根據統計處和聯合國人口預測,推算今後的實質GDP和人均實質GDP增長率【表一】。然後加入假設三,以估計現行方案和梁、唐、周三種建議長遠開支佔GDP的比重。

 

表一:全港人口、工作人口與實質GDP(年增%

 

 

2011-2039

2010-2100

全港人口

0.8

0.4

工作人口

0.1

0.05

工作人均實質GDP

4.0

4.0

實質GDP

4.2

4.0

全港人均實質GDP

3.3

3.6

 

 

人口增長慢成重大隱憂

 

圖一】和【圖二】是【表一】退休開支佔GDP百分比根據不同人口預測所呈現的長遠走勢。看【圖一】可知,無論現行方案抑或三種建議的開支均會在今後三十年內大增。開支最低的是現行的長者綜援 + 高齡津貼,梁、唐、周(指撤銷「衰仔紙」)三位的建議則依次遞增;三十年後,這四種計劃的開支佔GDP的比重均大約增加一倍。

相對【圖一】的統計處人口預測,採用聯合國預測的【圖二】顯示,長者社保佔GDP的比重攀升到大約2040年後趨平,2060年以後輕微回落。但2010至40年間,由於人口老化,長者的比重增加,現行方案和梁、唐、周三種建議佔GDP的比重均約增一倍半。

 

加上聯合國預測香港人口增長慢,整體人口年增0.4%,其中工作人口的增長更低至0.05%,長者社保佔GDP的比重在2100年之前可想而知都會偏高。人口增長慢已成為重大的隱憂。

 

以下試以同樣方法,估計免經濟審核亦即全民退休計劃的財政負擔,即是對年滿六十五歲長者不論貧富,每月發放定額退休金直到離世的建議。為了維持長者的生活水平,不妨假設這個定額隨人均實質GDP的增長而上調。

 

表二: 不同長者社保計劃佔實質GDP的比較

 

有經濟審查的計劃

免經濟審查的全民計劃

  綜援+現行的高齡津貼 綜援+梁先生建議的高齡津貼 綜援+唐先生建議的高齡津貼 周教授建議的頤老金+廢除「衰仔紙」

$1,350

$2,400

$3,600

$4,800

$6,000

香港政府統計處人口預測
2011

0.67

0.87

1.05

1.54

1.06

1.64

2.30

3.06

3.83

2039

1.41

1.83

2.20

3.19

2.19

3.39

4.76

6.34

7.93

聯合國人口預測
2010

0.66

0.86

1.04

1.52

1.04

1.61

2.26

3.02

3.77

2040

1.72

2.23

2.68

3.90

2.68

4.15

5.82

7.76

9.70

2070

1.75

2.25

2.70

3.88

2.67

4.13

5.79

7.72

9.65

2100

1.63

2.10

2.53

3.64

2.51

3.87

5.43

7.24

9.05

註:綜援數據只包括年滿65歲領取者的開支

 

 

我們分別考慮五種不同的月付金額:1350元、2400元、3600元、4800元到6000元;其中每月6000元的年付金額相當於時薪35元、每周工作四十小時工人的月薪收入。35元時薪是目前最低工資角力裏的最高叫價。

 

稅收最高或須增100%

 

梁振英、唐英年和周永新三位的建議雖然設有經濟審核,但開支仍然大過現有制度。三位的建議按照統計處和聯合國不同的人口預測,到了2039年和2040年,將會分別佔GDP的1.83%或2.23%、2.20%或2.68%,以及3.19%或3.90%。相對地,免經濟審查的全民計劃費用更高昂,佔GDP比率分別是月付1350元為2.19至2.68%;2400元為3.39至4.15%;3600元為4.76至5.82%;就算最低支出仍較梁、唐兩位的建議昂貴得多。

 

值得注意的是,全民退休保障計劃之所以昂貴,並非因為人人有錢收,而是人口老化速度快而整體人口增長速度放緩;即是受者眾、施者缺。

 

此外,還有兩種方法可以比較上述各種方案。第一個方法是,估計這些計劃各須增加多少稅款來支付。香港目前薪俸稅和利得稅合計約佔GDP 9%。若此,根據統計處的人口預測,現行綜援 + 高齡津貼佔GDP的比重,將會由2011年的0.67%增至2039年的1.41%。若單靠稅款支付,這兩種稅收合計約須提高8%(= [1.14% - 0.67%]÷9%)。

 

【表三】是根據同樣的假設,為承擔梁、唐、周三種建議涉及的支出所需的稅收增幅。由於聯合國對香港人口增長的預測低於香港統計處,根據聯合國人口預測推算的稅收增幅,也就高於利用統計處所作的預測。值得注意的是,梁振英建議所涉及的稅收增幅最低,約比現時多13至17%。

 

表三: 不同長者社保計劃對未來稅收與財政儲備的影響

 

有經濟審查的計劃

免經濟審查的全民計劃

  綜援+現行的高齡津貼 綜援+梁先生建議的高齡津貼 綜援+唐先生建議的高齡津貼 周教授建議的頤老金+廢除「衰仔紙」

$1,350

$2,400

$3,600

$4,800

$6,000

香港政府統計處人口預測
2039年稅收的增長

8%

13%

17%

28%

17%

30%

45%

63%

81%

聯合國人口預測
2040年稅收的增長

12%

17%

22%

36%

22%

39%

57%

79%

100%

耗盡6000億港元財政儲備的時間
年數

26

22

19

14

19

14

10

8

7

年份

2037

2033

2030

2025

2030

2025

2021

2019

2018

 

毋須經濟審查的全民退休計劃長遠來說十分昂貴。年滿65歲後若人人獲派1350元,須增加稅收17至22%;每人獲派3600元,則稅收要增加45至57%;若月派6000元,或謂相當於每周工作四十小時、時薪35元的收入,亦即近日最低工資最高叫價金額,稅收更要增加81至100%。

 

經濟審查稍下調開支屬明智之策

 

第二個方法是看多少年內會用完目前的6000億元財政儲備。假設財政儲備投資的長遠實質(或者說經通脹調整後)回報率與人均實質GDP計算所得的增長率相同。由【表一】可見,2011至2039年的年增長率將會是3.3%,而2010至2100年是3.6%。採用這兩個增長率所作出的預測見【表三】,上下兩列數字分別指用完儲備所需的年數和儲備用完的年份。

 

現行的綜援 + 高齡津貼若不變,單靠財政儲備支付,可以用二十六年。如果採用梁振英、唐英年、周永新三位的建議,將分別縮短到二十二年、十九年和十四年;而免經濟審查建議則會令儲備更快耗盡,從月付1350元、3600元和6000元推算,分別只須十九、十和七年。換言之,不夠一代人的時間就花光儲備,還未到本世紀中,政府儲備就隨着高齡社保佔GDP的比重上升到高峰而耗盡。

 

透過經濟審查既能稍稍下調開支又可幫助貧困高齡人士,實屬明智之策;全民退休計劃在財政上肯定是一場災難。本欄上週建議,今後如果決定加強有經濟審核的社保計劃,一個較可行之法是,把現行的高齡津貼(「生果金」)永遠凍結在目前每月1350元的水平,利用稅款,集中幫助真正有需要的長者。長遠來說,免經濟審核的開支佔高齡社保總支出的比率會逐步下降,最終淡出。

Share 分享到: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rint Friendly

此文章还有以下语言版本:簡體中文, 英語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