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於二零一三年一月十六日載於信報財經新聞)

 

哈佛大學Edward Glaeser教授表示,美國目前領取社會保障傷殘津貼的勞動人口有880萬,較2007年12月的710萬之數躍升170萬。三十年前,領取社會保障傷殘津貼者與整體勞動力之間的比例是1比40,今天已低於1比18,增加超過一倍。

 

由於領取傷殘津貼的勞動人口大增,把美國的真實就業情況遮掩了。1982年,美國失業率高達10.8%,創二次大戰以來的新高,但領取傷殘津貼者比例只有2.5%。目前的失業率雖然較低,但就業情況其實比當年還要差,領取傷殘津貼的勞動人口佔美國整體勞動人口5.9%,失業率佔7.7%,合共佔勞動人口總數13.6%。自從經濟陷入衰退以來,大量美國人退出勞動市場,當中包括領取傷殘津貼者,相信重新就業可能性不大。美國長遠的增長前景實在未許樂觀。

 

被濫用的傷殘津貼

 

醫學水平不斷提升、富危險性的工種大減、因工死亡率大降、因酗酒和吸煙等而致傷殘的個案也顯著減少、經年齡調整後的死亡率亦大減,而二戰後新生代只佔領取傷殘津貼個案總數15.5%。那為何美國申領傷殘津貼的人數反而趨升?

 

美國所以出現如此趨勢,可以假定的主要原因有兩個:一、就業市場的吸引力已大不如前;二、美國的傷殘保險賠償數額可觀,申請手續簡易。一般人即使並無任何明顯傷患,也可輕易申領到傷殘津貼,而且社會上對受助人的接受程度亦普遍提高。

 

在平衡財政預算和化解日益沉重的公債問題上,傷殘津貼正是民主、共和兩黨爭議不休的社會福利計劃之一。毋庸置疑,社會福利改革,正是美國當前面臨的一大挑戰。經濟復蘇程度以至今後持續增長,都須倚仗經濟創造就業的能耐,也即是繫於刺激企業需求,以及吸引待業者重返勞動市場的成效;若社會福利計劃嚴重打擊就業意欲,則量寬措施就算一推再推,也始終無法收到預期效果。

 

眾所周知,無工一身輕,而能夠多享清閒的生活,自然令人心嚮往之。據經濟學家觀察所得,每個人除了要工作賺錢,也要求保留時間消遣,兩者間取得平衡,與其全職工作而每周賺取1200元,不少人會寧願少賺一點而樂得清閒。一個人為換取額外餘暇而甘願放棄的收入額,就等於這額外餘暇的價值。

 

「適當補償」有參考作用

 

仔細分析一下,可考慮兩種情況。以一周有168小時計算,扣除每天8小時的睡眠時間,每周可分配為工作和餘暇的時間共有112小時。第一種情況:每周工作40小時,賺取每小時30元的最低工資,一周就有1200元收入;第二種情況:完全不事生產,收入全無,但可享有112小時的餘暇時間。

 

選擇過第二種生活的人,究竟要得到怎樣的「補償」,才會覺得兩種生活方式完全沒有區別?換了經濟學用語來說,在兩種生活方式之間,得到同等的滿足感、快樂或效用(utility)。

 

在制訂各種福利政策時,例如涉及傷殘保險賠償、失業或退休金等方面,其實都可以這種「補償」作為參考指標。顯而易見,對一個領取最低工資者來說,「適當補償」必須少於其每周工作40小時所賺得的工資,即1200元,才不至於打擊工作意欲。

 

預期賠償額取決於申請賠償的成功機率,以及實際可得的賠償額。舉例來說,領取傷殘津貼者佔美國勞動人口的比重日增,可見傷殘津貼數額過於優厚,又或者申請成功率過高。假若真的如此,就有必要作出調整。

 

經濟學者已就如何估計預期中的「補償」設計出各種研究方式。下面我作了個較易明的推理:假設一組特定的「無異曲線」(indifference curves),其公式如下:

 

效用 (utility) = α1 x ln(睡眠時間)+ α2 x ln(閒暇時間)+ α3 x ln(工作時間 x 工資率)

 

據此去推算一個賺取最低工資(時薪30元)的人,每周在不同工作時數的情況下,要獲取同等效用時,必須得到的「適當補償」。

 

【表】中顯示與以下三宗個案相關而取決於α數值的「適當補償」。個案1是基準個案,其中α1 = α2 = α3 = 0.33。個案2中,α1 = 0.33,α2 = 0.17,α3 = 0.50;反映其人選擇較多的閒暇時間,選擇較多的閒暇時間屬於所謂「閒暇至上」一族。個案3中,α1 = 0.33,α2 = 0.50,α3 = 0.17;反映其人選擇較多的工作時間較為重視工作,屬於所謂「工作至上」一族。值得注意的一點是選擇較多閒暇時間的人士是那些可以從收入取得較高效用的個人,反之亦然。

 

1:不工作的「適當補償」

   

每週工作時數

    20 40 48 56 60 72
基準個案:α2 = α3 = 0.33 適當補償 $107 $429 $617 $840 $964 $1389
收入百分比 18% 36% 43% 50% 54% 64%
閒暇至上個案:α2 = 0.17

α3 = 0.50

適當補償 $74 $313 $460 $640 $744 $1144
收入百分比 12% 26% 32% 38% 41% 52%
工作至上個案:α2 = 0.50

α3 = 0.17

適當補償 $190 $671 $919 $1190 $1332 $1778
收入百分比 32% 56% 64% 71% 74% 82%
  每週所賺工資 $600 $1200 $1440 $1680 $1800 $2160

 

以基準個案而言,每周工作20至72小時,「適當補償」由107元至1389元不等,差異可以甚大,數額以非線性方式隨工作時數上升。在工時偏低的情況下,例如每周20小時,「適當補償」只佔收入18%;但若每周工時倍增至40小時,「適當補償」佔收入比例就會升至36%,每周工作72小時的比例更會升至64%。

 

「閒暇至上」一族的「適當補償」一般較低,由74元至1144元不等,分別佔收入12%至52%。至於「工作至上」一族,「適當補償」則較高,由190元至1778元不等,分別佔收入32%至82%。

 

一個人若每周工作少於56小時,以時薪30元最低工資計,而每周補償金約為700元左右,很自然會寧願索性退出勞動市場,樂得享受清閒生活。

 

最近通過的長者生活津貼(每月2200元,每周約500元),與領取最低工資人士每周工作40小時所得工資相若,退休人士會視之如等同全職工作所得,對於低收入人士來說,是個頗為貼近打擊工作意欲的津貼額,並鼓勵退休。

 

綜援傘下的經濟後果

 

現時,根據「綜合社會保障援助」計劃(綜援),任何單身而健全的長者或健康欠佳或殘疾程度達50%的成人,每月可獲發放2820元的標準金額,約相當於上述寧願退出勞動市場者每周700元的「補償」。這樣看來,綜援其實並不刻薄,而根據【表】中的模擬算式所得數字,更可算頗為優厚。

 

在香港打工,工作時間一般很長。【】中列出香港賺取最低工資者每周的工作時數,其中以48、60和72小時居多,而分屬這三個組別的人數大致相若;由此可見,香港的打工一族工作意欲十分強烈。不過,港人的平均收入其實跟世界先進國家相差無幾。那麼為何工作意欲特別強烈?

 

我認為低稅率是其中一大關鍵因素。不少低收入打工男女都未有列入稅網之內,這大大有助於鼓勵他們繼續就業,而且工作時間偏長。不過,美國及其他先進國家卻情況有別,由於社會福利優厚,逼使稅率偏高,往往令人寧願退出打工一族的行列。

 

對於只願每周工作少於48小時的本地打工男女,現時本地的綜援相信已過於優厚,以致促使他們索性打消工作念頭,跟美國的情況也許頗為相似。

 

至於近十年來才出現的「宅男」現象,則可從以下兩方面解釋。所謂「宅男」(otaku),指的是寧願留在家中的無業少男。背後原因有二:一、他們終日留家所虛耗的光陰,部分可以綜援補償;二、自從互聯網普及以來,即使足不出戶,也較容易消磨時間。

 

相信「宅男」所能賺取的工資普遍較低,可假定與最低工資水平相若,他們大抵也是寧願每周工時少於48小時之類,甚或低至每周20小時,屬於「閒暇至上」一族;其中合資格申請綜援的,自然寧願完全放棄工作。

 

經濟前景兩大隱憂

 

一如美國,香港也從上世紀六十年代起逐步擴大各種社會福利計劃,其中包括綜援在內。有關優厚福利打擊工作意欲的專題研究少之又少,今後應在這方面多做研究工夫。在貧窮問題日趨嚴重,而貧富又日益懸殊的今天,面對各界對此深表憂慮的呼聲,社會勢難避免進一步加強福利計劃。不過,為免進一步打擊本地打工一族,尤其是年輕人的工作意欲,推行措施應審慎從事,不宜輕率。

 

正如美國George Mason大學經濟學教授Tyler Cowen所言:「互聯網並未改變所有人的生活,但確實令不少人的生活出現變化。互聯網的成品源自人的內心,而非工廠裏的工場。我們今天利用Twitter、Facebook、MySpace等網上服務,在內心建構出種種關係錯綜複雜的故事、影像,以及情感。凡此種種運用創意的活動,並沒有為經濟帶來多大收益,反而只能令個人樂在其中,獨善其身而已。」雖然擺脫上一代沉迷物質財富的枷鎖也許並非壞事,但在互聯網和綜援效應兩面夾擊下,對經濟所造成的傷害實在不容低估。

 

參考文獻

 

Edward Glaeser, “2013 Is the Year to Go to Work, Not Go on Disability”, Bloomberg View, 27 December 2012. http://www.bloomberg.com/news/2012-12-27/2013-is-the-year-to-go-to-work-not-go-on-disability.html

 

Tyler Cowen, The Great Stagnation: How America Ate All the Low-Hanging Fruit of Modern History, Got Sick, and Will (Eventually) Feel Better, Dutton, 2011.

Share 分享到: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rint Friendly

此文章还有以下语言版本:簡體中文, 英語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