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於二零一四年十月廿九日載於《信報財經新聞》)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831”決議令我失望,在於我對眼前政局深感憂慮,恐怕香港也許從此失去2017年普選特首的機會。

 

本地社會急需政治改革以化解兩大關鍵難題,首先,經濟全球化與中國對外開放,導致香港產生深層經濟及社會矛盾,解決之道在於制訂一套完整而長遠的政策,過程中意見分歧甚至爭論不休,自是在所難免,《基本法》在某程度上固然可資參考,但不少議題既無明確答案,亦易招爭議,未來特區政府的政策,恐怕減損香港賴以成功的核心價值。

 

其次,當前的政治僵局以及街頭、立法會內的對峙局面,窒礙特區政府有效施政之餘,更削弱其管治能力,嚴峻的形勢在在阻撓政府制訂長遠貫通的政策;議會中政治鬥爭不輟,使政府施政舉步維艱,即使費盡心機或僥幸得以通過政策,也欠持續性或流於零碎,以為民生攸關的議題在立法程序中會得以倖免,實屬自欺欺人。

 

普選協議 解困契機

 

重建社會共識任重道遠,普選是完成此一重任的唯一途徑。只有經過普選產生、向廣大選民問責的特首,才真正有望凝聚社會、消除紛爭、打破當前政治僵局、解決香港社會及經濟方面的深層次矛盾。缺乏由普選產生的行政長官,香港社會將持續兩極分化。再將問題拖延到2022年甚或2027年,後果更是堪虞,政治環境分裂只會愈演愈烈,徒然消耗更多時間及錯失修復機會。

 

「政改五部曲」的首兩部曲已經完成,隨後兩部曲如何落實,如今至關重要,箇中成敗因素繫於各立法會議員與政府官員能否達成政治協議,最終協議若能符合相關憲制安排,理應可獲北京政府認可。

 

能就特首選舉達成協議是重大成就,因為這不會只是單一議題上的協議,政制其他方面的安排和時間表等議題也可能同時達至共識。

 

重啟政改 障礙重重

 

部分街頭示威者與部分立法會泛民議員要求撤回人大“831”決議,我認為既無必要亦不可行,這方面的理由分析,我在此不敘,只集中探討目前如何繼續推動政改五部曲。與其着眼過去,要求人大改變初衷,不如放眼未來,免得時間白白浪費,甚至進一步損害各方面的互信基礎。

 

繼續推動政改五部曲須有兩大先決條件,第一,確定仍有足夠空間讓各方達成可接受的妥協方案;第二,政改方案錯綜複雜,關乎種種不同利益,隨後的兩部曲必須作出適當的制度安排,重建各方的互信關係,才可達成各方可接受的共識方案。

 

根據政改五部曲的構思,隨後兩部曲的主要推動者是特區政府,無奈政府與反對派之間的互信跡近蕩然無存,如此安排可說注定失敗。哪怕反對派在立法會中取得超過三分之一的少數支持,亦足以在社會上營造浩大聲勢,任何政改方案未得其同意均難望通過。政改五部曲在眼前政局下前途黯淡,難望取得實質成果,更遑論可於2017年普選特首。

 

再者,要在短期內或稍後期間重新啟動五部曲殊非易事,社會分化既已全面浮現,今後要重建共識無疑難上加難,管治社會更形荊棘滿途,即使維繫建制派陣營的邊緣力量,也頗費功夫。

 

形勢如此,政府為求化解深層社經矛盾,只好不斷動員市民支持,硬銷政策。,政治不再以凝聚共識為目的,倒淪為政治鬥爭的一種工具,香港一直奉行的經濟及公民自由價值備受打擊,市民大眾對此終會深感厭倦,以致民心渙散。

 

如何議價 方為「戲肉」

 

事實上2017年特首選舉才是關鍵政治議題,當前主要矛盾不在街頭示威者應否撤退,而在於政改今後何去何從。

 

即使人大“831”決議已成定局,香港仍然大有推動民主政改的空間。有關立法會改革的種種政治議題,至今仍未展開;特首選舉提名委員會(除「四大界別」以外)的組成以及委員的產生辦法如何,迄今並未觸及;至於提名及選舉程序的設計,各項有關細節尚待確定。究竟立法會改革與特首選舉在具體安排及落實兩者應如何配合和銜接,現階段更完全未經考慮。換句話說,香港政制的民主程度要接近英、美制度,如今依然有空間。

 

反對派就公民提名及廢除立法會功能組別所提要求,無非是在政治談判中激進者的開價,其實在反對派內部亦不見得廣受支持。當局至今只以法律理據作出反對,並無陳述政治理據。

 

在雙方缺乏互信的大前題下,如何進行磋商?

 

互信蕩然 重建有方

 

需要建構由第三方主持的議價平台,政府應設立由社會上德高望重人士組成的委員會,就政改的大方向草擬建議書呈交政府,內容要符合憲制規範,並充分反映市民大眾不同的政治訴求,,建議書將公開。在展開政改五部曲下一階段之前,委員會應完成有關任務。

 

此一委員會雖然任重難當,卻可以具備獲各方面以及中央政府信任的優點。政改任務從來繁複艱巨,政治齟齬亦因社會上利益矛盾及訴求各異而難以化解;解決之道既不在電視直播辯論,更不在公然違法及違抗法院頒令的街頭抗爭行動。

 

街頭佔領行動曠日持久,難免動搖法治與社會倫理的根基。佔領者表示事後將甘願自首接受法律制裁,縱然其志可嘉,但以專重法治精神作為社會道德基石已受損毁則是不爭的事實。

 

雙方必須重建互信,深信至今仍大有餘地在過程中引入民主政改元素,從而完成政改五部曲。

 

力拒政爭 自求多福

 

政改影響2017年特首選舉及2016年立法會選舉,無論對香港人抑或是中央政府都極其重要。

 

今時今日,香港要推動民主政制發展,實毋須採用對峙式政治,可惜作為政治衝突的一種形式,政治鬥爭在中國近代史上的夢魘效應卻始終未止息。經歷過文化大革命的北京政府,深明政治鬥爭遺害之深,只是舊習難除,歷史噩夢不斷重演,如今政治鬥爭竟又現於香港社會。

 

香港絕不應將政治鬥爭引進政治生態之中,民主發展須以包容及共識為基礎,本地政治生態亦不應由泛民運動中的激進作風和思想所主宰。號召立法會中的泛民議員集體請辭,以期觸發又一次所謂「公投」而令政治鬥爭升級,實無必要,反會破壞政治協商前景,而「佔領行動」至今所得到的支持也會因民心背向、社會進一步分化而煙消雲散。

 

香港特區政府當務之急,必須為求完成政改五部曲而展現出誠意與承擔,以竟全功,這對香港和中央都有利。

 

「構建香港政制發展論說之路」系列.之五

Share 分享到: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rint Friendly

此文章还有以下语言版本:簡體中文, 英語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