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于2015年3月18日载于《信报财经新闻》)

 

对水货客为港人带来诸多不便的指摘,茅头直指内地来港访客,但他们大多数与水货无关,反而港人更多参与水货活动。

 

自从在2003年7月内地实施「个人游计划」以来,政府发表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2012年此计划带来的增值额总值261亿港元(占香港GDP 1.3%),创造职位114,280个(占就业总额3.1%),贡献非同小可。因此,若对到港的个人游访客人数设限,难免会影响本地经济。

 

如何设限将引起不同影响,2013年,来港内地访客为数4070万(占总数达5430万的访港旅客75%),而通过个人游来港的内地访客为数2740万(占内地访客总数67.4%),其中1780万(占内地访客总数43.7%)只在港逗留一天;另有1110万持「一年多次赴港个人游签注」(俗称「一签多行」)(占内地访客总数27.3%)。

 

水货客的庐山真面

 

根据各项相关报告,估计往返香港、深圳两地的水货客有六成为香港居民。内地水货客多属深圳居民,因为只有他们可通过「一签多行」方式来港,若对此项政策加以限制,将对深圳、本港居民构成几方面影响。首先,有关限制措施会对香港与深圳居民造成不便,却不一定能减少来自深圳的水货客;再者,即使有关措施奏效,本地水货客亦会迅即取而代之。

 

此外,假如要实施针对深圳水货客的限制措施,等于要求深圳边境及中国海关实施额外法规,又或立法施行新规限措施。同样,香港边境及海关一旦采取打击行动,亦须同时通过立法程序,限制边境水货活动,这将对各种贸易活动构成影响,或会大大有损其他水货活动,以及香港的自由港地位,甚或会因违反《基本法》相关规定而引致宪法争议。

 

舒缓水货压力的奏效方案

 

可见如何就「个人游计划」采取限制措施,实牵涉到多方利益,单单减低「个人游」审批,未必就能够减少水货活动,却会减少内地访客;相关措施亦必须港深两地有关当局及立法机关同心戮力才能收效,即使能够实施,也不会一蹴即就。

 

要纾缓跨境水货活动对本地社会构成的压力,下列两项方案会更有效。

 

第一、在香港边境以临时经营许可方式设立购物中心,更为简单快捷地为水货客提供便利的水货活动地点,舒缓对其他地区的压力;更可把边境购物中心有关的运输及过境安排在非繁忙时段,从而减低对其他旅客的影响。

 

第二、在深圳境内开设为当地居民服务的免税购物中心,由港商负责经营,可望从此一举消灭跨境水货活动,这类购物中心在确立商誉之后,可租予当地商户经营,既可为深圳零售服务业营造创新及竞争环境,亦可将有关运作推广至其他内地城市。不过,这类经营须经中央政府批准,亦得假以时日,才能制订相关政策。

 

综观不同方案,在香港边境开设购物中心不但较为便捷,也不致令到港购物观光的旅客数字大减。在深圳设立购物中心的相关审批程序需时,但长远而言,却会一改内地零售环境以及访港内地旅客的结构组合,制造多赢局面。

 

大量内地旅客来港是两地经济发展阶段有别的产物,随着内地持续改革开放,问题会得到解决,但需要一段日子;在深圳设立免税购物中心可促进改革开放;香港要克服内地访港旅客问题,协助内地深化改革开放步伐是最佳方法。

 

「人咬狗」的恐怖因素

 

水货活动亦为香港带来另一冲击。虽然本地传媒仍将激进组织围攻元朗水货客的行动称为抗议或示威,但此等行为已沦为以民粹政治为幌子的流氓行径,真正目的只在于滋扰、侮辱、欺凌、恫吓政敌。正正由于其出轨行径易于争取传媒注视,并广获报导,他们更有恃无恐,手段愈趋激烈。

 

新闻界有所谓「狗咬人已非新闻,人咬狗才是新闻」,此说早已街知巷闻,政治流氓自然亦深明其中道理,是以全力争取传媒报导,纵然获得政治恶名,也务求在目前备受扭曲分裂的香港政局中谋取政治本钱,所谓民主,不过是此辈掩饰政治投机本质的假象而已。

 

对照历史上以政治理念作号召的组织,这种行径也不难找到相近者,其中的相关例子,以经济学家利维特(Steven Levitt)对美国三K党的研究最详尽。

 

K党的历史殷鉴

 

三K党在历史上可算大起大落,在1865年紧随美国内战结束之后,由六名前「美利坚联盟国」(Confederate States of America)军人共同创办,不过是几个志趣相投的朋友合组的小圈子而已,「Ku Klux Klan」名称之中,「kuklux」正是从希腊语词「kuklos」(圈子)略加改动而成。

 

三K党当初仅止于三更半夜搞点恶作剧,例如身披白布、头戴白色枕头套在郊野策马驰骋而已,不久演变成专门恐吓甚至杀害解放获释的黑奴的恐怖组织,随后短短十年之间,在联邦政府立法手段与军事行动并施之下受到抑制,但仍有持续的零星活动。

 

不过从1915年起,三K党再以捍卫白人文明的勇士姿态卷土重来,及至1920年,该党声称拥有800万成员,遍布全美各地,行动不但针对黑人,对他们认为有违应有状况的天主教徒、犹太人、共产党员、工会会员、新移民等也不放过。

 

第二次世界大战令该党暂敛锋芒,但数年之后,在战时人心惶惶与战后隐忧重重的气氛下,又迅即壮大,党员以公然贬损非保守白种基督徒者为荣;以私刑处死黑人的行动一直持续,但显著递减(【表】)。

 

1890-1969年私刑处死黑人个案

 

年份 私刑处死黑人个案
1890-1899 1111
1900-1909 791
1910-1919 569
1920-1929 281
1930-1939 119
1940-1949 31
1950-1959 6
1960-1969 3

 

三K党恐怖活动能够维持,皆因早期的私刑处死行动收效之故,白人种族主义者的严词暴行令黑人闻之心寒,任何黑人胆敢公然违抗,哪怕只是向歧视黑人的巴士司机做出反驳,抑或敢于行使投票权利,就可能遭受惩罚甚或被私刑处死;如此肆意施为的暴行,对受害者收到强而有力的威吓效果,正是恐怖份子的威胁手段。

 

二次世界大战后的三K党并非清一色暴徒,成员多属失意潦倒的白种男子,学识低而又苦无出路,到处找机会发泄苦闷,作为终日流连在外的借口,党员参与俨如宗教式诵经,宣誓效忠,一律恪守保密原则,神秘色彩为该党平添吸引力。

 

至于赚钱方面,三K党高层向以赚钱高手见称,其中包括数以千计的党员缴付会费、收取商界领袖付款代为阻吓工会行动或收取保护费,除了通过集会收集巨额献金之外,亦不时经营走私枪械及私酒生意,又有专以党员为销售对象的保险业务,只会接收抬头为该党「巨龙尊者」(Grand Dragon)的个人现金支票。

 

该党的政治野心也不小,在众多党员支持下,三K党「无上尊者」(Grand Wizard of the Knights of the Ku Klux Klan)杜克(David Duke)更于1989年获选为路易斯安那州众议员,甚至以15万美元的代价将党员名册卖给该州州长。杜克后来以纾解财困为名,获支持者损款数十万美元,但实则为筹赌费而已,2003年终因诈骗被捕而锒铛入狱。

 

三K党是一个以政治意识形态为号召的恐怖分子组织,恐怖手段与神秘感使其加倍令人惊栗,增加声势,但自从1948年某电台节目开始揭发该党的秘密后,势力终日渐削弱。

 

社会大众掌握了三K党的底蕴,自能加以反击,该党的支持者受到警剔,民情从此转向,三K党逐渐失势,虽然至今仍未彻底灭亡,但已不能再以恐怖手段慑众,其政治活动亦趋于常态。

 

对于本地的极端主义组织,市民亦应要设法了解其背后的迷局与真相。

 

参考文献:

 

Steven D Levitt and Stephen J Dubner, Freakonomics, Penguin, 2005

Share 分享到: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rint Friendly

此文章还有以下语言版本:繁体中文, 英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