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於2015年3月18日載於《信報財經新聞》)

 

對水貨客為港人帶來諸多不便的指摘,茅頭直指內地來港訪客,但他們大多數與水貨無關,反而港人更多參與水貨活動。

 

自從在2003年7月內地實施「個人遊計劃」以來,政府發表的一份研究報告顯示,2012年此計劃帶來的增值額總值261億港元(佔香港GDP 1.3%),創造職位114,280個(佔就業總額3.1%),貢獻非同小可。因此,若對到港的個人遊訪客人數設限,難免會影響本地經濟。

 

如何設限將引起不同影響,2013年,來港內地訪客為數4070萬(佔總數達5430萬的訪港旅客75%),而通過個人遊來港的內地訪客為數2740萬(佔內地訪客總數67.4%),其中1780萬(佔內地訪客總數43.7%)只在港逗留一天;另有1110萬持「一年多次赴港個人遊簽注」(俗稱「一簽多行」)(佔內地訪客總數27.3%)。

 

水貨客的廬山真面

 

根據各項相關報告,估計往返香港、深圳兩地的水貨客有六成為香港居民。內地水貨客多屬深圳居民,因為只有他們可通過「一簽多行」方式來港,若對此項政策加以限制,將對深圳、本港居民構成幾方面影響。首先,有關限制措施會對香港與深圳居民造成不便,卻不一定能減少來自深圳的水貨客;再者,即使有關措施奏效,本地水貨客亦會迅即取而代之。

 

此外,假如要實施針對深圳水貨客的限制措施,等於要求深圳邊境及中國海關實施額外法規,又或立法施行新規限措施。同樣,香港邊境及海關一旦採取打擊行動,亦須同時通過立法程序,限制邊境水貨活動,這將對各種貿易活動構成影響,或會大大有損其他水貨活動,以及香港的自由港地位,甚或會因違反《基本法》相關規定而引致憲法爭議。

 

舒緩水貨壓力的奏效方案

 

可見如何就「個人遊計劃」採取限制措施,實牽涉到多方利益,單單減低「個人遊」審批,未必就能夠減少水貨活動,卻會減少內地訪客;相關措施亦必須港深兩地有關當局及立法機關同心戮力才能收效,即使能夠實施,也不會一蹴即就。

 

要紓緩跨境水貨活動對本地社會構成的壓力,下列兩項方案會更有效。

 

第一、在香港邊境以臨時經營許可方式設立購物中心,更為簡單快捷地為水貨客提供便利的水貨活動地點,舒緩對其他地區的壓力;更可把邊境購物中心有關的運輸及過境安排在非繁忙時段,從而減低對其他旅客的影響。

 

第二、在深圳境內開設為當地居民服務的免稅購物中心,由港商負責經營,可望從此一舉消滅跨境水貨活動,這類購物中心在確立商譽之後,可租予當地商戶經營,既可為深圳零售服務業營造創新及競爭環境,亦可將有關運作推廣至其他內地城市。不過,這類經營須經中央政府批准,亦得假以時日,才能制訂相關政策。

 

綜觀不同方案,在香港邊境開設購物中心不但較為便捷,也不致令到港購物觀光的旅客數字大減。在深圳設立購物中心的相關審批程序需時,但長遠而言,卻會一改內地零售環境以及訪港內地旅客的結構組合,製造多贏局面。

 

大量內地旅客來港是兩地經濟發展階段有別的產物,隨著內地持續改革開放,問題會得到解決,但需要一段日子;在深圳設立免稅購物中心可促進改革開放;香港要克服內地訪港旅客問題,協助內地深化改革開放步伐是最佳方法。

 

「人咬狗」的恐怖因素

 

水貨活動亦為香港帶來另一冲擊。雖然本地傳媒仍將激進組織圍攻元朗水貨客的行動稱為抗議或示威,但此等行為已淪為以民粹政治為幌子的流氓行徑,真正目的只在於滋擾、侮辱、欺凌、恫嚇政敵。正正由於其出軌行徑易於爭取傳媒注視,並廣獲報導,他們更有恃無恐,手段愈趨激烈。

 

新聞界有所謂「狗咬人已非新聞,人咬狗才是新聞」,此說早已街知巷聞,政治流氓自然亦深明其中道理,是以全力爭取傳媒報導,縱然獲得政治惡名,也務求在目前備受扭曲分裂的香港政局中謀取政治本錢,所謂民主,不過是此輩掩飾政治投機本質的假象而已。

 

對照歷史上以政治理念作號召的組織,這種行徑也不難找到相近者,其中的相關例子,以經濟學家利維特(Steven Levitt)對美國三K黨的研究最詳盡。

 

K黨的歷史殷鑑

 

三K黨在歷史上可算大起大落,在1865年緊隨美國內戰結束之後,由六名前「美利堅聯盟國」(Confederate States of America)軍人共同創辦,不過是幾個志趣相投的朋友合組的小圈子而已,「Ku Klux Klan」名稱之中,「kuklux」正是從希臘語詞「kuklos」(圈子)略加改動而成。

 

三K黨當初僅止於三更半夜搞點惡作劇,例如身披白布、頭戴白色枕頭套在郊野策馬馳騁而已,不久演變成專門恐嚇甚至殺害解放獲釋的黑奴的恐怖組織,隨後短短十年之間,在聯邦政府立法手段與軍事行動並施之下受到抑制,但仍有持續的零星活動。

 

不過從1915年起,三K黨再以捍衛白人文明的勇士姿態捲土重來,及至1920年,該黨聲稱擁有800萬成員,遍布全美各地,行動不但針對黑人,對他們認為有違應有狀況的天主教徒、猶太人、共產黨員、工會會員、新移民等也不放過。

 

第二次世界大戰令該黨暫歛鋒芒,但數年之後,在戰時人心惶惶與戰後隱憂重重的氣氛下,又迅即壯大,黨員以公然貶損非保守白種基督徒者為榮;以私刑處死黑人的行動一直持續,但顯著遞減(【表】)。

 

1890-1969年私刑處死黑人個案

 

年份 私刑處死黑人個案
1890-1899 1111
1900-1909 791
1910-1919 569
1920-1929 281
1930-1939 119
1940-1949 31
1950-1959 6
1960-1969 3

 

三K黨恐怖活動能夠維持,皆因早期的私刑處死行動收效之故,白人種族主義者的嚴詞暴行令黑人聞之心寒,任何黑人膽敢公然違抗,哪怕只是向歧視黑人的巴士司機做出反駁,抑或敢於行使投票權利,就可能遭受懲罰甚或被私刑處死;如此肆意施為的暴行,對受害者收到強而有力的威嚇效果,正是恐怖份子的威脅手段。

 

二次世界大戰後的三K黨並非清一色暴徒,成員多屬失意潦倒的白種男子,學識低而又苦無出路,到處找機會發洩苦悶,作為終日流連在外的藉口,黨員參與儼如宗教式誦經,宣誓效忠,一律恪守保密原則,神秘色彩為該黨平添吸引力。

 

至於賺錢方面,三K黨高層向以賺錢高手見稱,其中包括數以千計的黨員缴付會費、收取商界領袖付款代為阻嚇工會行動或收取保護費,除了通過集會收集巨額獻金之外,亦不時經營走私槍械及私酒生意,又有專以黨員為銷售對象的保險業務,只會接收抬頭為該黨「巨龍尊者」(Grand Dragon)的個人現金支票。

 

該黨的政治野心也不小,在眾多黨員支持下,三K黨「無上尊者」(Grand Wizard of the Knights of the Ku Klux Klan)杜克(David Duke)更於1989年獲選為路易斯安那州眾議員,甚至以15萬美元的代價將黨員名冊賣給該州州長。杜克後來以紓解財困為名,獲支持者損款數十萬美元,但實則為籌賭費而已,2003年終因詐騙被捕而鋃鐺入獄。

 

三K黨是一個以政治意識形態為號召的恐怖分子組織,恐怖手段與神秘感使其加倍令人驚慄,增加聲勢,但自從1948年某電台節目開始揭發該黨的秘密後,勢力終日漸削弱。

 

社會大眾掌握了三K黨的底蘊,自能加以反擊,該黨的支持者受到警剔,民情從此轉向,三K黨逐漸失勢,雖然至今仍未徹底滅亡,但已不能再以恐怖手段懾眾,其政治活動亦趨於常態。

 

對於本地的極端主義組織,市民亦應要設法了解其背後的迷局與真相。

 

參考文獻:

 

Steven D Levitt and Stephen J Dubner, Freakonomics, Penguin, 2005

Share 分享到: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rint Friendly

此文章还有以下语言版本:簡體中文, 英語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