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于2017年3月1日载于《南华早报》)

 

经济自由及政治平是界定现代文明的两大概念。自由市场的资本主义工业经济,建基于保障私有产权的经济自由原则;民主政制则建基于人人政治权利平等,并无与生俱来特权的原则。

 

然而这两大并存概念,却悠来隐含矛盾;不少人认为自由市场令不均现象恶化,左翼激进份子、进步主义份子以及社会自由派,从来就认定自由市场与私有产权应予废除,又或由政府透过措施规管,以减轻经济不均,并保障政治平等。

 

即使我辈经济学人,亦有人抱持自由市场使经济不均恶化的看法, 而Thomas Piketty、Paul Krugman、Joseph Stiglitz等更素以主张大政府、小市场知名。

 

由于一向以来敌视市场,不少左倾自由派认为市场不能减轻不均,并对市场扩展之势多加责难,声称全球经济融合,导致各国本地经济不均更见严重,但实情究竟如何?不均现象加剧究竟由市场融合趋势所致,抑或应归咎于随着科技发展,对高技术工人需求渐增,造成高技术工人与非技术工人之间工资差距日形扩阔?又或是因为低收入家庭的离异个案日增造成贫者愈?

 

若原因属于后两者,则即使全球经济融合告终,亦不会减慢不均加剧趋势。

那还有什么其他原因?Piketty的研究显示,发达工业国的经济不均加剧,罪魁祸首乃是水涨船高的房屋资产以及不均的房屋拥有权。

 

至于香港,楼价自1980年代初开始升势不断,房屋资本拥有权成为不均现象及政府怨气的首要根源。

 

2016年,私楼与公营房屋住户比率分别为54% 与46%,私楼与公营房屋业主所占全港住戸比率则分别为36% 与15%。公营房屋业主物业权益有限,因尚须向政府补地价,换言之,全港住户中仅得36% 为真正自置居所业主。

 

除非公营房屋业权与租住单位全面私有化,否则全港有46% 的住户未能在楼价升势中分享房屋财富升幅,房屋资本不均只会挥之不去。

 

目前,一个四口之家申请居屋单位的入息上限为每月52,000元,全港约有80% 住户合乎资格。

 

新加坡当地有80% 住户已居于由政府提供的建屋发展局单位,其中近95% 为住户自置,毋须一如香港般向政府补地价。新加坡已达标,但香港只能令46% 住户得偿所愿。

 

香港市民难免满怀怨气。本地政治怨气,主要处于中层人士,他们的政治呼声最响、最为活跃,认为自身困境乃由建制精英掌控的政制所造成。

 

中等入息住户现时境况颓唐,除因楼价高踞不下,更大原因乃无法借助按揭市场融资。

 

1991年以前,私楼的按揭成数高达九成,仅付一成首期已可置业。不过,当局恐防楼市泡沫爆破,现时须付最少五成首期。

 

下调按揭借贷成数也许有其经济学上的理据,但却令只有储足首期的买家才可借助住宅按揭市场买楼。

 

一味扼杀按揭贷款市场,会粉碎有助中等入息与低收入家庭向上流动性的房屋阶梯。这亦足以证明自由市场根本不会加剧不均现象,缺乏自由市场才会令不均现象恶化。

 

政府与其扮演中等入息和低收入住户合伙业主的角色,倒不如改当待补地价的债权人,如此一来,待补地价可固定于原价水平,不再随楼价飙升。政府实际上亦即为合资格的中等入息及低收入家庭恢复按揭贷款市场。此亦大大有助减轻不均,平息政治分化,令社会上人人受惠。

 

房屋资产在香港如此珍贵,若仍不肯为社会大众着想,让按揭贷款市场功能恢复正常运作,实属罪无可恕!市场万岁!

Share 分享到: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rint Friendly

此文章还有以下语言版本:繁体中文, 英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