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于2016年12月7日载于《信报财经新闻》)

 

始于1953年7月的古巴革命,是卡斯特罗(Fidel Castro)率领「七二六运动」组织以及盟友所发动的一场武装革命,经过数年间连番起义,终于1959年1月1日推翻总统巴蒂斯塔(Fulgencio Batista)的专制管治。「七二六运动」后来更采用共产主义路线进行改革,于1965年10月正式成为古巴共产党;令古巴与美国的关系完全改变。

 

在1959年古巴革命之前,该国向来是美国一大忠实盟国,双方经济联系非比寻常,缔结如此密切关系的关键究竟出了什么问题?对于这场古巴革命的由来,学者观点可归纳为下列两种。

 

古巴政经命脉

 

在革命之前,古巴各种工业受制于美国私人资本,农业出产以输美的食糖为主,该国的大庄园制(latifundismo),乃源于古罗马的寡头垄断农地所有制,在拉丁美洲和菲律宾同样盛行。左翼学者将古巴革命归咎于古巴经济不均、剥削严重、过度受美国操控等因素。

 

至于巴蒂斯塔倒台与及卡斯特罗乘时而起的因由,大多数主流学者并不认同经济根源之说。鉴于卡斯特罗「七二六运动」崛起之前数月,古巴并未陷于经济衰退,不少论者都不以经济因素为着眼点,而认为其中因素包括巴蒂斯塔独裁政权有违宪制、恢复民主的社会呼声日高、以及群众对贪污腐化、有如一潭死水的政制信心尽失等等。

 

事实上,两派分析都忽略了美国对古巴食糖实施贸易保护措施的效应。值得注意的是,当代论者认为这与美国下调古巴食糖的进口配额,令古巴出口食糖市场日益缩窄有莫大关连。

 

古美两国的经济关系,过去主要由食糖贸易主导;食糖占古巴出口总值八成有多,其中半数以上输往美国。1950年代,输美食糖总值约占国家出口总收入15%。由于其他国家亦对古巴食糖实施贸易保护措施,古巴实在难以找到取代美国市场的买家。

 

古巴依赖美国市场,变相受美国入口配额限制支配。美国自1934年起,已经实施食糖供应量管制,当初本为经济大萧条的纾困措施。有关法例规定,无论美国本土或外国供货商,均获发一定配额,以达控制本土产量及进口数量。

 

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美国国会于1948年重新制订食糖法案,并于1951年及1956年加以修订,在顺应本土生产商增加配额要求的同时,调低古巴食糖的进口配额;1950年代,古巴进口美国的食糖配额由占美国食糖市场约40% 减至35%。

 

美国糖衣炮弹

 

美国食糖入口管制,按照产区地域或政治疆界划分,其中包括美国本土五个甜菜及蔗糖生产区、夏威夷、波多黎各、处女岛,以及古巴与菲律宾两个海外供应国。美国国内生产商及菲律宾先后于1948年及1951年获派固定配额,市场余额则悉数由古巴取得。

 

1956年以前,无论在美国市场增长或变量方面,古巴占了绝大部份比重,其产糖量超乎在美国市场所获配额;1948至1955年期间,古巴食糖在美国市场售价,比在世界其他市场售价平均高出25%。

 

因此,古巴食糖生产商既有足够能力,亦有充份诱因乐于一力承担国际市场的供求变动,以协助美国维持食糖价格的稳定性。古巴食糖贸易的决策者也就心甘情愿,通过包揽庞大美国食糖市场所出现的转变,从而获取占美国市场未来增长大部份的名义配额。

 

然而,在1956年修订的美国食糖法,大大改变既有的配额制度,其中首度明文规定,美国生产商在本地市场未来增长中,不但可获定额分配,更可在超额需求的调配安排下,获得优先分派;这些都原是古巴从前所享的优待。

 

更严重的影响是从长远而言,古巴日后原本预期增加的配额会被削减。1956年以后,古巴食糖生产商被逼将较大比重的出口转销至美国以外的较波动的市场,市场风险、利润波幅等不利因素随之增加。官员纷纷抱怨,古巴既在两次世界大战中身为美国的忠实盟友,也对美国稳定食糖价格的措施有所贡献,却未见奖赏,反遭惩罚。

 

美国该项法例的修订有损当年各项政治经济考虑的原意,于1948年通过的修订案,默示本土生产商日后可获的产量,可以高于其当时规定的固定配额,以便在5年内(亦即1948-1953年)农产量毋须受到限制;但随着产量限制在1953年年底逐渐逼近,提高本土配额的政治呼声亦乘势而起。

 

面对如此不利境况,美国蔗糖生产商群起要求实时修例,而无须待当时的法例在1956年年底终止。艾森豪威尔威尔总统政府却不同意在1954年加快修例步伐,以免影响美国对中美洲的冷战政策。古巴食糖配额一旦削减,1952年以政变夺权的巴蒂斯塔或会因而失势。

 

贸易战云密布

 

区区蔗糖生产商的利益,并未足以迫使国会作出违背政府的既有冷战政策的举措,本土食糖业界联盟提出的有关修订法案于1954年被国务院否决。但1955年,共和党在参众两院中失势,美国的政治气候随即改变。

 

民主党路易斯安那州(美国主要产糖州之一)参议员Ellender当年执掌参议院农业委员会,并自委为国会中本土糖业的首席代表,于1955年4月1日提出修订案,削减古巴占美国市场未来增长至29.6%(只相当于先前所占96% 比重的30.8%),并获49名(超过半数)参议员支持,内容如出一辙的修订案亦已于之前一天呈交众议院;修订法案在1956年5月17日获得通过。

 

消息传出之后,古巴大为震惊。因预期法案获通过后有利美国本土食糖企业,早前九家从古巴进口食糖的上市公司之股价已作调整。从华尔街立场而言,投资古巴糖业公司受环球政治气候影响,形势极不明朗,投资美国本土受保护糖业反而风险较低。

 

古巴既损失在美国市场的配额,唯有在国际市场上另谋出路,生产商最关注的风险不外两大类:价格风险与成本风险。在美国以外的国际市场,价格风险较高;制糖涉及种种固定成本及运输设备,成本风险自然视乎生产能力的使用率,当时古巴糖业的生产能力已严重过剩。

 

可惜古巴在美国受保护市场上的损失,并未在国际市场上获得弥补,因美国以外的市场亦已按地域分成若干特惠市场,以欧洲各主要食糖消费国为例,对于本土及其前殖民地的生产活动,亦一如美国实施保护措施。除却美国市场之外,古巴并未享其他进口优惠。

 

巴蒂斯塔政权因美国食糖进口配额法例的修订而倒台,食糖配额广被视为维护古巴糖业寡头垄断,以及巩固古巴依附美国之势的工具,巴蒂斯塔的心腹顾问实为在配额制中拥有既得利益的美国糖业代表、对大部份糖料作物有留置权的本地与外国银行家及商行,与及工会领袖等。1952年政变之际,巴蒂斯塔的关连人仕,俱为古巴经济增长的有利因素,但美国食糖业的保护主义改变了前景。

 

1956年修例之后,古巴须另谋对策,为求经济增长稳健,转以多元化为发展重点,但巴蒂斯塔的幕僚却未能及时改变倚赖食糖出口的现状;美国不利古巴的修例之举确然掀起大浪,不但连累巴蒂斯塔的「亲糖」内阁成员,更拖垮整个巴蒂斯塔政权。

 

政事波涛汹涌

 

卡斯特罗在1957年受访时指出,革命军其实并未料到可以独力击倒巴斯蒂塔,而只是以掀起推倒政权的气候为目的;美国对古巴食糖进口配额修例之举,成为革命军推翻政府的催化剂。

 

Ellender修订案内容正式公布,并获政界支持的消息传出后,古巴军方反对之声日趋激烈。1956年一次行刺巴蒂斯塔的行动虽以失败告终,却反映军方内部来自中产阶层的军官,因自身利益紧扣食糖出口前景,不再支持政府;是次行动亦广获古巴政经界精英认同,包括该国央行前行长Felipe Pazos。

 

1957年,国际食糖市况异常畅旺,得以冲淡配额修例的效应,但古巴政府所受的政治冲击依然未减,为求取得支持,巴蒂斯塔在1958年一次人皆尽知是徇私舞弊的总统大选中传位给亲信。同年夏季,民间对政府的支持度持续锐减,就连古巴的食糖出口利益集团,亦因巴蒂斯塔表现不济而产生离心,反对者直言:「我们不管谁人出手,只要推翻巴蒂斯塔便可。」

 

巴蒂斯塔难逃倒台厄运,以卡斯特罗为首的革命运动备受拥护,原因固然不一而足;裙带主义当道、政府欠缺合法性、选举舞弊,都足以解释为何巴蒂斯塔政权掀起民间的改革要求;然而,美国修改贸易政策所造成的经济压力,导致巴蒂斯塔在政、军两面众叛亲离,加上群众对改革政府、恢复宪政呼声日炽,成为壮大革命声势的关键因素。

 

卡斯特罗深明古巴革命能够成事,全赖美国收紧贸易政策。1959年10月革命成功后,他公开解释在美国贸易保护主义形势下,该国所面对的困境:「我们必须捍卫古巴的食糖配额,我认为这是国民义不容辞、份所当为的事;再者,我们这样做只不过为求自保,不会对别人造成伤害。」卡斯特罗当初对美国政府或私营企业,并无公然表露敌意。

 

是以在1959年间,美国企业的投资计划丝毫无改,年内的直接投资总额达6300万美元,几乎创下二次大战以后的最高纪录,但美国的食糖配额制度的确令古巴经济萎缩,至1959年底,古巴各界领袖均认定要扩大该国的贸易联系,哲古华拉(Che Guevara)和其弟劳尔卡斯特罗(Raul Castro)均劝卡斯特罗向苏联寻求经济援助。

 

1960年2月,苏联派遣一个贸易代表团到访古巴首都哈瓦那,与古巴签署食糖贸易协议,美国视之为共产政权公然染指其势力范围地域的行为;其后,一个东德与波兰贸易团亦到访古巴。古巴食糖出口既获另类市场,政府自以为有足够筹码抗衡美国,更将标准石油公司、德士古公司、蚬壳三家美国公司在古巴的炼油厂收归国有。

 

1960年7月,艾森豪威尔威尔总统以牙还牙,将古巴的未来食糖配额减至零,顿时对古巴造成沉重打击。四日之后,苏联即宣布悉数从古巴购入美国所减的食糖数量,中国亦随即购入古巴食糖。自1961年之后,中苏两国双双成为古巴所产食糖的最大买家。

 

无巧不成话,2016年11月,在特朗普以鼓吹贸易保护主义的政纲当选美国总统的同时,卡斯特罗逝世,令人忧虑的是美国保护主义卷土重来,将掀起更多国际危机。可悲的是,1956年美国对食糖进口实施保护主义措施,国际间的受害者又何止古巴一国?

 

古巴丧失的食糖配额转移给菲律宾,种下政经祸根。菲律宾的大庄园从中大捞一笔,来自中产阶层的律师兼二战英雄人物马可斯得以乘势而起,出任总统之后藉配额中饱私囊,铁腕治国达20年之久,期间经济大受打击,直至1986年,阿基诺夫人(无独有偶,她也是大庄园后人)发起人民力量革命,把他摈下台。

 

 

图片来源: www.naradanews.com.

Share 分享到: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rint Friendly

此文章还有以下语言版本:繁体中文, 英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