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於2017年5月10日載於《南華早報》)

 

特朗普、桑德斯(Bernie Sanders)於去年美國總統大選,得以從政治主流以外異軍突起,實因美國生產力增長偏低、經濟嚴重不均,以致整體經濟表現疲弱,右翼與左翼民粹相繼坐大,乘勢而起。民粹主義於美國以至全球的興起,經濟因素縱非唯一原因,亦肯定是箇中一大關鍵。

 

今時今日,一向推行共產主義的中國,反而高唱世界自由經濟秩序,其國家主席向資本主義美國的總統宣揚自由貿易的優點,實在不無諷刺。事實上,中國目前仍為經濟新興強國,受惠於自由貿易,而美國則憂心經濟下滑,有成為全球開放經濟秩序受害者之虞,此發展實在不足為奇。

 

自2008年金融海嘯爆發以來,全球經濟融合和自由市場資本主義拖累經濟表現之說大行其道,且在傳媒、公共政策議論中受到廣泛認同,但此是否有根有據?

 

我對此說不敢苟同。全球經濟融合和自由市場資本主義的浪潮,在1980年後才出現,但西方經濟(尤其是美國)卻早在1970年代已轉趨疲弱,此緩緩下滑的現象,背後的因素至今仍存。

 

Kevin Murphy教授研究顯示,男性實質工資增長率在1940年代為19.4%,1950年代為29.7 %,1960年代為24.1% ,1970年代只增加5%,及至1980年代則處於-7.8%的水平;可見生產力增長在1970年代開始遞減,至1980年代則出現負增長。

 

 

Robert Gordon於2016年出版的《美國經濟增長的漲落潮》(The Rise and Fall of American Growth)一書,顯示美國勞動生產力在1920至1970年期間處於巔峰,但在1970至2014年期間大幅下滑。

 

Gordon指出,這現象主要是由於「全要素生產力」(total factor productivity)的改變,亦代表創新與技術發展方面的變化。

 

自1970年以後,大部份科技發展只局限聚焦於娛樂、通訊,以及收集和處理資訊等少數活動層面,未能在整體經濟上產生全面提升生產力的效應,僅令少數行業或掌握高技術的工作人口受惠。

 

美國經濟放緩現象,早於在「中間偏右」、由佛利民(Milton Friedman)與芝加哥經濟學派提倡的市場經濟政策的趨勢之前十多年已出現;事實上,若非有賴全球經濟融合與自由市場資本主義,生產力增長放緩必會更迅速。

 

若科技發展自1970年代起已集中於少數行業,那是否亦令不均現象惡化?1979至1990年期間,全球經濟融合根本未成氣候。大學畢業生比高中畢業生的工資溢價,由1979年的42個百份點跳升至1990年的71個百份點,期間美國男性整體工資不均現象顯著惡化。

 

Kevin Murphy教授在研究中發現,科技發展改變了美國的經濟不均模式。

 

1970年代及1980年代,科技發展對高技術人員需求較大,勞工市場樂於為高技術服務付出較高代價,導致工資不均現象惡化;1940年代,科技發展需要較多非技術員工,勞工市場自然給予他們較佳待遇,工資不均現象隨之減輕;1950年代及1960年代,科技發展未見向任何一方傾斜,是以工資不均現象保持穩定。

 

近半個世紀以來,科技發展模式產生的變化,更能解釋其對工資不均、生產力增長變化的影響,而非關全球經濟融合。若未能真正理解生產力增長放緩和工資不均惡化的背後成因,則難免於推行政策時發生失誤,不但未能解決社會問題,甚至會令有關問題惡化。

 

科技發展並非可加以控制,使其傾向對高技術或非技術工人有利,最佳政策莫過於從平衡兩者的供應量入手,以達至維持生產力增長,改善工資不均。

 

意識形態上的爭辯總會持續不斷,然而必須透過科學分析和實證數據,正確找出問題所在以解決之;意氣之爭實在無濟於事。當今之世,社交媒體大行其道,可惜被利用作為同一陣營者用以壯大聲勢的「回音壁」,壁壘分明、針鋒相對,如此只會令成見日深,無助尋求出路。

 

 

Share 分享到: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rint Friendly

此文章还有以下语言版本:簡體中文, 英語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