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于二零一七年十一日载于《信报财经新闻》)

 

香港劳动人口(不包括外籍家庭佣工)现时为数364万,预计在四年之内将达368万;随后将以每年平均0.36%的幅度持续减少,至2066年减至313万。假如预测成真,则香港以往的经济强势难免前景堪虞。

 

如斯困境由出生率持续下降所致,但抗拒外来劳工与移民的壁垒心态,更令低生育率的效应雪上加霜。

 

对比之下,1986至2016年期间,新加坡劳动人口每年平均增长2.4%,香港在这30年内增幅仅为1%。

 

2016年,新加坡整体劳动人口达357万,其中140万(45.6%)乃非当地居民。外籍家庭佣工(外来劳工的主体)仅占香港整体劳动人口8.6%。若论按教育程度衡量人口质素,新加坡以前一直逊于香港,但自2001年已后来居上。

 

在时下知识型经济中,我认为这正是为何新加坡2016年人均GDP高达53000美元,较香港的44000美元高出21%之多。

 

一个城市要维持经济增长,并非必需靠人口增长,重点在于能否吸引外来专才,壮大当地的人才库。以伦敦、纽约为例,单靠本地居民的后代,断不可能发展成全球经济中心。

 

纽约和伦敦的非凡地位,有赖于吸引各地才俊前往工作生活,以致城市范围扩展至毗邻地区,成为大都会,不断网罗人才,这正是此等国际大城市经济动力得以持续的关键因素。

 

如何解决劳工短缺问题

 

本地劳动力短缺问题有两大特质,要转危为机,必需精确掌握,制订有效政策。

 

第一,预计从2016至2041年间,劳动人口减少主要为年轻者(45岁以下),将由197万减至149万;同期较年长劳动人口(44岁以上),则预计由165万增至173万。

 

第二,上述25年内减少的劳动人口,将以男性居多,预计由199万减至180万;同期女性劳动人口则由163万微升至167万。

 

年轻劳动人口增长缓慢,尤其堪忧,意味着唯有吸引外来人才和移民,始能解决问题。鉴于本地的壁垒心态,加上本土政治情绪日益高涨,政治高度分化,要对症下药谈何容易。

 

特区政府反而以香港移民后裔为招揽目标,乃属明智之政策,唯实际成效难以估计。事实上,回流人才若要觅得理想工作,其海外专业资历须获本港承认;本地教育课程和医疗服务质素,亦须能满足回流者子女的需求。

 

此外,提供符合购买力之居所至为重要,本地房屋政策亦须大加改革,令回流者可置业安居。要减低政治阻力,公屋政策须求变革,鼓励置业、促进房屋私有化,以便于人口及入境政策实施开放之后,现时与未来的公营房屋住户均能从中受惠。至于壁垒心态的祸害,必需加以正视。

 

年轻劳工短缺问题绝对不容忽视,此一组别在职人口最具创意与动力,每多在较早阶段已自行创业,累积十年工作经验之后,晋身雇主。

 

【图1所列数据清楚显示自从1990年代中期以来,年龄介乎30至39岁从事经济活动的年轻人之中,雇主所占比例已由7至8% 降至现时约3% 的低点,新创业人数显然持续下跌。

 

上述现象的主要成因,在于香港的人口结构变化。【图2显示本地年龄介乎30至39岁的男性及女性人口于各10年期间的增减变化。男性自1971至1981年增加125900,1981至1991年增加209300,1991至2001年减少14900,2001至2011年减少108300;预计增减变化于短至中期内会颇为反复,2011至2021年增加9000,2021至2031年减少46,100,2031至2041年减少21000,2041至2051年增加17700。

 

 

自从1980年代中期以来,年龄介乎30至39岁的女性人口减幅相较温和,因有基于跨境婚姻及家庭团聚,从内地来港的新移民妇女。女性人口自1971至1981年增加86500,1981至1991年增加259800,1991至2001年增加 137900,2001至2011年減少44600;预计2011至2021年增加68600,2021至2031年減少17300,2031至2041年增加 19700,2041至2051年增加40500。

 

假使在吸引外来人才与移民方面难有突破,则须从提升本地人力质素入手。在可见未来,较年轻劳动力的增长,还须靠增长较快的女性劳动人口。

 

【图2亦显示自从1991至2001年的10年期开始,具专上学历(包括学位及非学位)、年龄介乎30至39岁女性劳动人口的增幅远高于同龄男性。

 

具專上學歷男性勞動人口的增幅於1991至2001年為 84980,2001至2011年為37906;預計2011至2021年為88780,2021至2031年為 52636,2031至2041年為 14280,2041至2051年為23894。具專上學歷女性勞動人口的增幅於1991至2001年為 112260,2001至2011年為 82283;預計2011至2021年為147953,2021至2031年為 126221,2031至2041年為 67529,2041至2051年為45489 。

 

展望未来,女性将占劳动人口半数或以上,而于具专上学历劳动人口之中更会占大多数;本地社会须在职场实务、人力资源管理实务、教育及培训等范畴(包括英语运用)作出改变,对工作母亲的幼儿护理提供支持,以切合工作妇女所需以及家庭与工作之间平衡的新观念等等。

 

香港身处世界经济增长最迅速的地域之中,但劳工短缺问题严重并不断恶化,将导致香港在今后10年间,成为全球率先以女性主导工作人口的城市;在家庭与职场中男女分工的崭新局面,将使香港变得举世触目。

 

回顾历史,各项重大变迁往往非人们所能预计,令人措手不及,然应对之道,在于尽量令大众均可顺变前行,以求进步,各有发展。本年香港特区首度选出女性行政长官,可谓顺时应势!

Share 分享到: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rint Friendly

此文章还有以下语言版本:繁体中文, 英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